沈阳张氏帅府博物馆 张境娜

大帅府里走出的共产党员

请看——这是一个产自德国的卡尔蔡司望远镜。这个黝黑、小巧的军用望远镜曾陪伴着一位将军走过了血与火的战斗岁月。这位将军就是从显赫的军阀家庭走出的红色军人,优秀共产党员,我军高级将领——张学思将军!

张学思 是北洋时期奉系军阀首领、“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东北王张作霖的第四个儿子,张学良同父异母的四弟。以他这显赫的家世、他的聪明才智 和 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本该是一位军阀枭雄。然而,14岁的张学思却毅然决然的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青年时期,张学思读了鲁迅的《呐喊》、《彷徨》,读了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这些进步书籍使张学思的视野跳出大帅府的藩蓠,找到了正确的前进方向。张学思后来回忆说:“通过看报、阅读进步小说,我的眼界被打开了,第一次知道人间尚有许多心酸 不合理的事。”

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政府极力压制民众的抗日热情,长城抗战又迫使张学良下野出洋,一切的一切让张学思对国民党失望透顶。在一次次和进步人士的接触中,他了解了共产党,知道了共产党拯救劳苦大众的主张。

1933年,白色恐怖笼罩着祖国大地,中国的革命陷入了低潮,大批的共产党员惨遭杀害,就在这时候,张学思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哲学家萨特曾经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亘古不变的,一是高悬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二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尚信仰。八十多年前,张学思在风雨岁月中选择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的终生信仰,虽历经艰苦 却 始终不渝。

这个望远镜就是张学思走上革命道路的见证。1937年,张学思来到延安,在抗大学习一段时期后,便奔赴了抗日前线。临别时,毛主席亲笔给他写了一封介绍信,紧紧地 握着他的手。他曾深有感触地说:是伟大的党,亲爱的延安,把他由一个单纯幼稚的青年学生,培养成为一名忠于党的事业的干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学思有了这架望远镜。

大家请仔细看一看这个貌似普通的望远镜。岁月的磨擦使它的外表已经没有了光泽,但它的镜片仍如当初一样明亮,映射出它的主人刚毅、坚贞、无私无畏的形象,它也陪伴主人一次次踏上奋战的征程,历经风雨岁月的洗礼。

记得有一次在河北,战斗即将打响,夫人谢雪萍突然托人带话给张学思:两岁的女儿张启明得了急性肺炎,高烧不退,让他想办法给弄些药品。张学思手扶着望远镜,看着前方,待来人说完话,他放下望远镜,抬起手,来人以为他要吩咐为家人做些什么,却没想到,张学思手一落,大喊一声:“司号员,吹冲锋号!”

在高亢的号声中,部队全歼了鬼子。张学思带着满身血迹冲进家门,一把抱住谢雪萍,还未开口,他愣住了,发现妻子泪流满面,哽咽不止。

“怎么了?”张学思颤抖地问。谢雪萍没有回答,只是把目光转向土炕。土炕上已经没有了女儿的身影,只剩下那红色的小枕头孤零零地躺在炕上。他明白了,却又不愿相信,紧紧抓着谢雪萍的肩头,凄声地说:“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谢雪萍再也忍不住,伏在张学思怀里放声大哭,边哭边说:“只要一支盘尼西林,孩子就能活下来,只要一支,只要一支啊!”

这已经是张学思夭折的第二个孩子了!

第一个孩子刚出世不久,就碰上了敌人的大扫荡。张学思只好把孩子托付给一家老乡照料。可没想到,他们走后不久,村庄就被鬼子洗劫一空,老乡全家惨遭敌人杀害,连孩子的尸首在哪都没找到…

从离开帅府到逝世,张学思一直没有回来过。如今,在这个他度过童年和少年时光的故居里,只有这架望远镜静静地躺在展厅内,无声地诉说着将军光辉的一生,非凡的一生!

今天,我们追忆他所走过的革命道路,也是为了纪念他,纪念将军一生所体现的“历尽沧桑而不衰”的气质,“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的精神,感受他那傲昂不屈的生命之魂,让英雄崇高的信念之光永远光照后人!

职业感言

游一座大帅府,观半部民国史。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漫步在古朴静谧的四合院内,我喜欢上这里的宁静和典雅,爱上了与古老建筑对话的灵动,感受近代中国历经磨难的风雨沧桑,使我从另一个角度阅读红色经典,体会中国共产党成长壮大的曲折历程,也明白了中国人民前仆后继英勇抗争的热血豪情。

忆往昔峥嵘岁月,展未来任重道远。每当我穿上帅府的民国讲解服时,一种神圣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游客的期许和赞扬更是暖暖在怀。高山仰首,大海扬波,作为一名大帅府的讲解员,一名历史文化传播者,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我将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夯实的技能和真诚的服务,带着这抹红色记忆,满怀着希望,永远前行在路上。

张 氏 帅 府 博 物 馆

张氏帅府博物馆位于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朝阳街少帅府巷子46号。1998年12月12日正式成立,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张学良旧居为馆址。张学良旧居又称张氏帅府、大帅府、少帅府,是奉系军阀首领、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及其长子张学良将军的官邸和私宅。

张氏帅府是集中西合璧式风格于一体的庞大建筑群,总占地面积5.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5万平方米。始建于1914年,历经张氏父子两代十余年的建设,最终形成了中院、东院、西院和院外建筑等四部分。其中,中院是雕梁画栋的仿王府式三进四合院;东院有气势恢宏的仿罗马式建筑大青楼和小巧雅致、中西合璧的小青楼以及水榭亭台的帅府花园;西院有六栋欧式风情的红楼群;院外建筑则由欧式建筑边业银行、帅府办事处和东洋式建筑赵一荻故居组成。目前,张氏帅府之中院、东院和院外建筑中的赵一荻故居由张氏帅府博物馆使用,2006年12月在边业银行的基础上成立的沈阳金融博物馆与张氏帅府博物馆合署办公。

张氏帅府博物馆的藏品以张氏父子主政东北时期的各类文物为主,有张作霖与奉系军阀、张学良百年人生、民国时期东北地区名人书画等几个收藏系列。重要藏品有张学良的红寿山石印章、文件夹,张学思的望远镜,张作霖的七言对联、帽子、玉烟灰缸、象牙笔筒,王永江草书立幅、蔡晓坡八骏图扇面等。沈阳金融博物馆的藏品以反映东北金融发展的各类文物为主,另有各世界纸币、世界硬币、古代货币、股票、证券等若干个收藏系列。重要藏品有战国时期楚国郢爰金、唐代罗江县庸调四十两银饼、南宋双葫芦印八两金铤、南宋一两金叶子、元代至元宝钞贰贯钞、 民国张作霖像纪念银币等。

学术研究方面,自建馆以来主要出版了有关张氏父子的学术专著、科普读物若干部,如《张氏帅府》《我说张氏帅府》《张学良旧居》《百年张学良》《民国军阀第一府宅——大帅府》《张学良史事笺证》《张氏帅府志》《张作霖书信文电集》《大帅府揭秘》《张作霖故事与传说》等;召开了有关张氏父子的系列学术会议,如“中东路与中东路事件学术研讨会”“纪念张学良诞辰110周年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张学良与九一八事变国际学术研讨会”“张氏父子与东北近代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张氏父子与日本关系学术研讨会”等,出版了《张作霖与日本关系》《张学良与东北易帜》《张学良与九一八事变研究》《张氏父子与东北近代化》等系列论文集十余本。另外还出版了有关金融研究方面的书籍,如《走进金融世界——沈阳金融博物馆展陈巡礼》《国家印章——图说当代世界硬币》。

张氏帅府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分为帅府史迹复原陈列和人物专题陈列两种形式。史迹复原陈列有帅府内帐房、承启处、张作霖办公室、书房、议事厅,张学良办公室、卧室、起居室,东北政务委员会办公室、老虎厅、小青楼、赵一荻故居等系列复原陈列,记录了张氏家族鲜活的生活片断。人物专题陈列有“百年张学良”“张作霖与张氏家族”展等,全面展示了张氏父子两代不同的人生经历。此外,张氏帅府博物馆依据自身的功能和定位,每年推出多个原创性与合作性的临时展览,截止2016年底已举办各类临展80余个。与张氏帅府博物馆合署办公的沈阳金融博物馆是一座集科学性、艺术性、知识性、趣味性和观众参与性为一体,全国规模最大、展出内容最丰富、陈列形式与观众参与项目最多的专题类博物馆。在建筑面积7500平方米、展览面积5100平方米、展线1000米的展馆内,有原边业银行复原陈列、东北金融发展史、货币的故事、世界证券交易展示厅四大主题陈列和国家名片——世界纸币文化展、人民币反假展、遗珍余韵——馆藏文物精品展等几大专题展览。展览的各部分巧妙结合,相得益彰,将昔日的私家银行装点成了今日璀璨的金融文化殿堂。

此外,从2010年起,张氏帅府博物馆开启了两岸三馆(张氏帅府博物馆与台湾新竹张学良纪念馆和西安事变纪念馆)区域间合作的新形式。将三馆影响扩大到学术和教育领域。利用两岸同胞强烈的文化交流愿望及三馆地缘优势共同发起多领域更广泛的两岸及地区间的合作交流,为促进海峡两岸的文化和经贸往来,作出了积极贡献。总之,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和省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张氏帅府正以其厚重的历史内涵、独特的文化魅力和风格各异的建筑艺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海内外游人,并逐渐成为沈阳乃至东北地区文化展示的平台和旅游发展的新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