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纪念馆 卢泺霖

永远的战士

夕阳的余晖照在老人的身上,老人慢慢地睁开了右眼,轻轻地抚摸着床边穿着军鞋的假肢,回忆起了自己坎坷而又传奇的人生经历。他,就是在抗美援朝争夺二五〇高地的战斗中,阵地上唯一活下来的战士——朱彦夫。

1950年12月,朱彦夫和战友们来不及换上冬装,就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进入了朝鲜战场。在战斗中,炮弹像雨点一般落到阵地上,血肉之躯的朱彦夫被炸得昏死过去。当剧烈的疼痛将朱彦夫撕扯得清醒过来时,无声的大雪已经将他厚厚地掩埋。他想睁开眼睛看看战友,可是炮弹夺去了他的左眼,他没了视觉;他想放开嗓子喊战友,然而饥渴中的他,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他想伸出手去拉一下战友,可早已冻僵的双手已经不听大脑的支配。他无声地喊问:"战友们,你们怎么不说话,都哪去啦……?"就着样,不知爬了多久,又昏迷了多少次,朱彦夫才被两名志愿军战士发现救起,送到了战地医院。昏迷了93天的他做了47次手术,失去了四肢和左眼,面对这样的自己,他想以死结束生命,可是连死的能力他都没有了,对于朱彦夫来说,这样活着必死更难受。绝望中,医院首长对他说:“想想你的战友,拿出你在战场上的勇气,只要信念不倒,残疾人照样会有自己的出路。”就是这些话,让铁骨铮铮的汉子有了活下去,为49名牺牲的战友活下去的勇气。要想活下去,必须站起来。于是,他爬起,摔倒,再爬起,再摔倒,就这样,慢慢地,朱彦夫终于可以借助假肢站起来了。

回国后的朱彦夫放弃了在疗养院的安逸生活,回到了阔别9年的家乡。在回乡的第二年,朱彦夫就被选为村支书。从那天起,他开始拄着双拐带领着乡亲们填山沟、挖水井、造梯田、改造荒山。还记得有一年冬天,浇地的大口井打到十多米深,他不放心,非得下井,可井下又是泥又是水,等他上来,假肢和膝盖已经冻在一块,怎么也脱不下来,但他还笑着说,这可比抗美援朝那会儿暖和多了。就这样,他一干就是25年。

从村支书的岗位退下来以后,朱彦夫并没有休息,他始终铭记着连指导员的临终嘱托:“当年战斗的惨烈情景写下来,传给祖国人民。”于是,没手没脚、没进过学校的朱彦夫又挺进了他人生的又一个战场。他决定挑战极限,用残臂抱笔,凭借一只视力仅有0.3的右眼翻阅了成千上万的书籍,用了整整7年时间完成了33万字的自传体小说《极限人生》。拿到新书的那天,朱彦夫把自己关在屋里,恭恭敬敬地在扉页上写满了牺牲战友的名字,然后双膝跪倒,将书点燃。蓝幽幽的火苗里,字字句句化成了一曲悲歌,一幅挽联,唱给了烈士们期盼已久的心灵,飘荡在浸透着他们生命和忠诚的山河间。那情那景,足以令白云坠泪,青山敬仰,动地震天。当迟浩田将军为他的新书题词时,朱彦夫举起残臂为那些牺牲的千千万万的战士向首长、向祖国敬了一个标准而又庄严的军礼!

这就是他,一位书写极限人生的特残军人,一位深刻改变家乡面貌的村支书,一位震撼着无数人,感动着无数人的耄耋老人。每当清晨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还活着,然后继续战斗的志愿军老兵。

他,就是永远的战士——朱彦夫!

职业感言

各位评委老师大家好,我叫卢泺霖,大学毕业之后我携笔从戎,曾服役于原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集团军,之后通过抗美援朝纪念馆讲解员大赛的选拔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讲解员,在接触这个岗位之前感觉讲解很简单,可当我真正接触这个岗位后发现要想讲解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首先你要深入了解这段历史,然后再用你的真情实感去为观众讲解。记得有一次我为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志愿军老战士们讲解,当我讲到上甘岭战役那激烈的战斗和艰苦的坑道环境时,这些最可爱的人都流下了热泪。当时有一位老战士对我说:“小伙子,虽然你的岗位很平凡,但是你为人们所讲述的这段历史不平凡,你是代表着所有的志愿军将士在发声,代表着祖国人民在向全世界发声,要让世人知道我们是为了和平而战,为了正义而战。”我向老战士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他们为祖国做出的贡献,感谢他们为我们的美好生活创造的良好条件,我会珍惜当下,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用心对待每一次讲解,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这段历史。目前我们抗美援朝纪念馆正在进行改扩建,明年将建成一座具有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多功能爱国主义教育场所。届时欢迎各位专家评委以及同行们前来参观。

抗美援朝纪念馆概况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辽宁省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和全国百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抗美援朝纪念馆创建于1958年,该馆前身是辽东省地志博物馆,后改为安定历史文物陈列馆,1958年9月改为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历史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

抗美援朝纪念馆由纪念塔、陈列馆、全景画馆、室外兵器陈列场、及办公楼组成,总占地面积2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全部陈列内容分布在陈列馆、全景画馆和露天兵器展场。

2014年在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进行改扩建。建成的新馆将是一座具有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多功能爱国主义教育场所。